中國西北保存最完整的明代官式建筑群瞿曇寺,雖名不見經傳,但卻被譽為是青藏高原上的“小故宮”。記者日前從多方獲悉,瞿曇寺正開展立體保護,建筑修繕講究“修舊如舊”,六百年前壁畫首次臨摹又非“以舊復舊”。

       何為青藏高原上的“小故宮”?據悉,瞿曇寺隆國殿與北京故宮太和殿的前身奉天殿出自一個藍本,朱元璋所賜“瞿曇寺”匾系該寺鎮寺之寶。民間傳言明代建文帝曾歸隱瞿曇寺,而被人們津津樂道。

       據青海省海東市樂都區瞿曇寺文物管理所負責人逯海章介紹,瞿曇寺這種明代官式建筑在中國罕見,20世紀90年代,官方曾斥資對該寺古建筑進行過一次較全面的修繕,從2013年起,官方再次開啟保護工程,已完成古城墻、瞿曇殿、回廊(七十二間走水廳)、囊謙院的修繕及消防、防雷、監控等附屬設施建設。

       瞿曇寺殿堂、回廊壁畫面積約1700平方米。逯海章說,該寺壁畫繪于明清,以佛傳故事為主,在西北首屈一指。因敦煌壁畫繪畫時間最晚至元代,因此學界稱“前有敦煌,后有瞿曇”。

       “之前,瞿曇寺壁畫出現起甲、空鼓、酥堿及鳥糞污染等病害。”逯海章說,壁畫修復已歷時三年,講究“修舊如舊”,本應今年年底結束。但鑒于其重要性,來自敦煌的修復隊伍,將壁畫修復延期一年。

       “古建筑上的彩畫,明年開春后將進行保護性施工。”逯海章說,目前,瞿曇寺需保護的東西太多,如寶光殿、隆國殿、金剛殿、玉碑亭、大小鐘鼓樓、山門及一些偏殿,正按相關審批工作分批分類開展。

       “四年前第一次到瞿曇寺,我就被殿堂里大規模的瀝粉鎏金壁畫給震撼了。六百多年前,宮廷畫師就將漢地畫風與藏傳佛教寺院結合,創作出獨具藝術特色的壁畫。”出生于青海的歸國畫家丹增·謝朱說,“瞿曇寺壁畫是中國明清壁畫的一座高峰”。

       “面對可能發生的天災人禍,瞿曇寺壁畫一直沒有一套完整的臨摹版本存世。對此,我很擔心。”曾長期在海外從事藝術創作的丹增·謝朱,歷時四年,臨摹壁畫,現已繪制約400平方米。

       臨摹期間,丹增·謝朱參訪甘肅等地寺廟,希望找到瞿曇寺壁畫脫落部分補繪的依據,達到壁畫故事的完整性。“我并非‘以舊復舊’,想實現明代剛繪畫完那種光鮮亮麗的感覺,使其散發出大明壁畫的風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