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JPG       成長之路:奔波與幸福并存

       曹夢告訴記者,畫畫最初是受到母親的影響。她的母親是一名畫家,在很小的時候,母親就開始教她畫畫,后來,曹夢被送到文化宮學習,直到初中、高中乃至考上中央美術學院,她一直都在畫畫。“因為是真的喜歡,所以會堅持,繪畫讓我有一種幸福感,也賦予我一種抒發和表達情感的力量。”

       細細觀察曹夢的作品,構圖大氣、色彩鮮明,在她看來,這些造型語言的錘煉過程是漫長且波折的。她說,在西藏工作的這些年,每周都要外出寫生,有晴天、有暴曬、有大風、有雨雪。“寫生的過程并非一帆風順,遇到突然變天,要背著沉重的工具躲在屋檐下;有時正畫得投入,會遇到突然沖下山坡的牦牛。不過我不想半途而廢,只要沒有特殊情況,就一定會堅持完成寫生,努力完成每一幅作品是畫家應有的‘使命’。我也遇到過很多溫暖的瞬間——寫生途中會有好心人送來吃的和茶水,還有人豎起大拇指夸我畫得好、畫得像,這些都讓我很感動。”

3.JPG       曹夢說,任何相對成功的經驗都是建立在多次失敗嘗試的基礎上。她通過大量的現場寫生,試圖將油畫本體形式語言向更加自由的方向拓展,即不拘泥于客觀色彩、結構形式的表達,在尊重客觀形體的基礎上向主觀形式轉換。“通常一個地方我會去好幾次,一個風景我會畫上3遍左右,每次的感受都不一樣,有時運氣好我就‘成’了——即抓住了瞬間、準確表達出自己想要訴說的抽象情感。所以,我越來越相信,好運氣是留給有準備的人的。”

       把看似平常的景象畫出“韻味”

       和煦的陽光,純凈的天空和云朵,自由玩耍的小貓、小狗……一切是那么的和諧、寧靜。在西藏這片凈土上,曹夢感受到真正的平靜和快樂,感受到生命的真實意義。

       布面油畫《安逸的生活》,基調溫暖,房屋錯落有致,植物茂盛,畫面里的黃土地也讓人覺得心里暖暖的。“你看畫面右下角的那一對老夫妻,他們穿著白色的馬夾(在當地,這是長壽康健的老人專門穿的馬夾),畫下這一幕的時候,我打心眼里覺得幸福。我想通過對類似這樣細節的捕捉,把看似平常的景象畫出‘韻味’。”

5.JPG       曹夢說,西藏有著悠久的歷史和深厚的文化,其藏式建筑呈現出獨特的地域特征和濃郁的民族特色,令人向往。在教課之余,她幾乎跑遍了這里大大小小的巷子、街道,在長期的探索實踐中積累了經驗、感悟,也形成了具有個人特征的繪畫語言。

       她的油畫風景作品并不是完全追求客觀形狀,而是在客觀視覺的基礎上進行“二次創作”——對形體加以表現而非再現,畫出自己認為適合表達的形體特征。“就像這幅《安逸的生活》,在空間造型上有了輕微的‘扭曲’,或者說加了一點‘圓形’構圖,旨在表達一種幸福、和諧的氛圍。在古老的建筑環境里,人與大自然和諧相處的這種美好生活狀態是我向往的,也是我想要展現給受眾的。”曹夢說。

       用色彩治愈心靈

       曹夢喜歡研究色彩。她說,曾經通過“色彩實驗”來了解一些孩子的心理狀態、成長背景等。“有一次,我問孩子們最喜歡什么顏色?他們的答案大多是明黃色、嫩綠色、粉色、紫色等,可有一個孩子卻說喜歡暗灰色,探其原因,是因為那個孩子在幼年時的傷心記憶。”

4.JPG       從作品來看,曹夢的畫色彩濃郁鮮艷,表現出生命的璀璨和熾熱。她說,沒來西藏之前,對這片凈土更多的是向往,來這里工作之后,除了震撼之外還多了一分敬畏——那是對生命的理解和尊重。“我有時會在一處景物中主觀地處理各種建筑物、植物、人物、動物等細節,或增加或減少客觀所見的物體,對象可能是似是而非的,這種重組式的畫面更加符合自己追求理想的永恒主題。”

       曹夢說,從視覺心理感受來說,色彩是復雜的,充滿著張力和生命力。在她的色彩語言建構中,會積極調動主觀能動性,恰到好處使用純色,力求大膽奔放、艷而不俗。“有的人用一生來治愈童年,有的人卻用童年治愈一生。我是一位剛剛做了母親的人,在畫畫的同時也在用色彩思考人生,我要好好引導教育自己的孩子,讓他健康成長,做一個充滿陽光的人。”

       為作品注入更多人文關懷

       從風格樣式來看,曹夢的作品已經具有一定的個人特征。作為一名女性藝術家,她具有熱愛生命、表現自然和征服自己的強烈愿望和追求。

       說起對今后自己作品的展望,她想把視角放在人上,這里的人大多性格淳樸、為人真誠,給她一種無形的溫暖和力量。“在茫茫人群中,我想把更多關注點放在女性上,因為我也是女性,對女性同胞更具共情性。這幅《納木錯卓瑪一家》就是我靈感的起源和再現。在牧區基層寫生的時候,我常常看到一家之中,女性扮演著‘中流砥柱’的角色,她們主要做的就是放牧、帶孩子、打酥油、抬牛糞、做飯等,具有奉獻精神和強大的力量。西藏的女性讓我敬畏,甚至有些心疼,我想用畫筆一一記錄下來。”

       在曹夢看來,任何一個藝術家在不同的藝術時期都會有不同的探索,其作品最終呈現的結果可能無法預料,但只要不懈努力,就會破除每一時期的語言框架和風格樣式,邁向一個又一個新的高度。

1.JPG       高挑的身材,不羈的黑長卷發,微微瘦削的臉頰,文靜溫柔的外表下有一顆有趣的靈魂。這是記者對西藏青年畫家曹夢的第一印象。

       曹夢是西藏美術家協會會員,現任教于西藏大學藝術學院。初次與她相識是在2019年的“雪域情——西藏中青年油畫家提名展”上,那幅名為《艷陽》的布面油畫吸引了記者的眼球:紅花綠樹旁,站著一頭花牦牛,后面是花園、房屋,還有迎接豐收的人們,一派歲月靜好的畫面。她笑著對記者說:“哪有什么歲月靜好?每個人仍需負重前行。我背負的是重達30多斤的顏料、畫筆、畫板等繪畫工具,對我而言這是充滿希望的行囊,每每背起,便踏上了追尋夢想的征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