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秋的西藏自治區昌都市洛隆縣,涼風習習,但在孜托鎮加日扎村民族手工藝品加工合作社里,一股熱浪撲面而來。

       鼓風機一次次吹動,一把把刀片被燒得通紅,空氣錘一下下敲打……寸昆杰向徒弟們示范洛隆藏刀的鍛造工序。

1.jpg寸昆杰檢查做好的洛隆藏刀(9月27日攝)。晉美多吉 攝

       “鋼板切割、刀坯燒制、打磨、淬火、拋光,每一步都需要大量精力的投入。”寸昆杰是合作社的工匠師傅,也是負責人。

       藏刀具有生產、生活、自衛、裝飾等多種用途,在西藏已有1000多年的歷史。在西藏,拉孜、南木林、易貢和洛隆等地出產的藏刀歷史悠久,制作工藝精良,各具風格。

       一般來說,藏刀技藝不外傳,但寸昆杰是一個“例外”——他是首位掌握洛隆藏刀技藝的白族人。

       在此之前,他有過一段較長時間的磨礪期。

       1991年,寸昆杰曾隨父親寸德華從云南大理來到西藏昌都,跟父親的朋友扎西尼瑪學習藏族手工藝品制作。

       初到西藏,人生地不熟,寸昆杰把時間和精力都花在學習手工藝制作上,獨特的天賦和勤奮努力深得師傅的器重。

       “我們當時做的東西包括佛像、腰帶等,我對手工藝制作特別感興趣,學得也很快。”他說。

       快樂的學習時光,可惜僅持續了半年時間。但這段獨特的經歷,堅定了他日后從事手工藝品制作的決心。

       由于家里生意繁忙,寸昆杰放棄了學習,隨父親一起打理家里的事。一年半以后,隨著生意步入正軌,寸昆杰在家人的支持下,只身從昌都前往拉薩學習藏刀制作。

       “你知道藏刀制作的過程中,會有很多步驟需要用到火。你一定要注意,別燙到手。”這是出發那天父親的囑托。

       這一年,他才13歲。

       寸昆杰在拉薩拜的師傅是云南藏刀工匠張新峰。“那時白天跟著師傅學習藏刀制作,晚上嘗試藏刀設計。”他回憶說。

2.jpg       寸昆杰(右)和西藏藏族制刀匠強巴倫珠在制作洛隆藏刀(9月27日攝)。晉美多吉 攝

       寸昆杰表現出超乎常人的求知欲和專注力。一般人學藏刀制作,需要投師3年、謝師1年,在4年的學徒期間是沒有工資的。但是寸昆杰藏刀技藝掌握得又快又好,在第三年就拿到了工資。

       1995年,出師后的寸昆杰來到林芝波密縣從事藏刀制作和銷售,持續了11年。年復一年的實踐積累,讓寸昆杰逐漸成長為藏刀制作的優秀工匠。

       “我4年前來到洛隆縣,向四朗江村師傅學習洛隆藏刀的制作工藝。”寸昆杰發現,洛隆藏刀在制作工藝上有獨特的優勢,而這再次引起他學習、借鑒的濃厚興趣。

       經過幾年的學習,寸昆杰得到了四朗江村的真傳。在老人不幸辭世后,他擔起合作社主要師傅的責任,帶領徒弟們繼續精心打造和改良擁有400多年歷史的洛隆藏刀。

       “當時合作社存在的問題,就是制作時間比較長,需要進一步提高效率。”寸昆杰在保持傳統的基礎上,借鑒新技術、新工藝,讓洛隆藏刀的競爭力不斷提升。

       傳統的制作工藝,得到很好的傳承。“比如在淬火的時候,洛隆藏刀會在水中放入草藥,這是最古老的技藝,出來的刀質量、硬度、韌性等各方面都會有提升。”寸昆杰說。

       為了提高制作效率,寸昆杰引進了空氣錘、液壓機、淬火機、砂帶機、激光刻字機等,同時保持部分手工雕刻工藝,在提高產量的同時又能確保質量。

       目前,跟隨寸昆杰學習的有9個徒弟,都曾是當地的建檔立卡貧困戶。“我每月上夠20天班,就有3000多元的工資,年底村里還有分紅。”29歲的向巴倫珠,正在師傅指導下用空氣錘鍛造鋼板。

       為幫助更多人增收致富,寸昆杰還跟村里人合作,鼓勵各家各戶按標準縫制刀鞘,合作社統一收購。

       談到今后的打算,寸昆杰表示:“藏族師傅教會了我做洛隆藏刀,我有義務把這項古老的技藝繼續傳承下去。”在寸昆杰心頭,藏刀制作,不僅僅是一份工作,更是一份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