次仁羅布1.jpg  次仁羅布,一個壯實的藏族漢子,一位在中國文壇享有盛譽的、有影響力的作家。筆者認識他,是在朋友的一次聚會上。

  他的語言直率、性格開朗、思路敏捷,藏漢文化知識淵博,講一口流利的普通話,給我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他1965年出生于拉薩,曾就讀于西藏大學藏文系藏文專業,獲藏文文學學士學位。曾兩次在中國作家協會下屬的魯迅文學院高研班學習,加入了中國作家協會。現任中國作協第九屆全國委員會委員,西藏作家協會常務副主席,《西藏文學》雜志主編,中國第七、第八屆茅盾文學獎的評委。

  次仁羅布生活工作在西藏。那兒的農牧民養育了他,高山雪水哺育了他,牦牛和雄鷹與他結伴。在那奔流不息的雅魯藏布江的岸邊,巍峨高聳的閃耀著銀光的喜馬拉雅山下,成長鍛煉出他健康的體魄,熏陶培育出他文學的情懷,使他成為一名當代優秀的、杰出的藏族作家。

  在文學的道路上,次仁羅布創作之路寬又長。他以文學的筆桿,寫出了藏族人民的苦與樂,道出了他們的愛與恨,藝術地記錄了生活的真實,使讀者看后都會有所感動,在閱讀中走到他的作品中去。

  次仁羅布的作品有散文和詩歌,而創作最多的則是中短篇小說。在小說創作中,他把人性的善良和丑陋刻畫得淋漓盡致,使人物形象栩栩如生。他在20世紀90年代就發表了《綠度母》《炭筆素描》《朝圣者》《情歸何處》《羅孜的船夫》《傳統在延續》等。10年后,他的作品又上了一層樓,先后創作發表了《焚》《塵網》《前方有人等他》《泥淖》《雨季》《殺手》《界》等。隨后,又創作發表了《奔喪》《放生羊》《傳說》《阿米日嘎》《德剁》《神授》《八廓街》系列之《四眼狗》《念珠》《威風凜凜》《嶺松少年》《赤裸的女人》等,以及長篇小說《祭雨風中》。近日,他又出版了短篇小說集《強盜酒館》。

  次仁羅布以對藏族人民和雪域高原的深厚特殊情感,以獨特的視角,去觀察體驗生活,創作出了一部又一部杰出的文學作品,寫出了雪山下蘊含的宗教習俗和善良人心的美麗,也寫出了藏族男女老少對藏傳佛教的虔誠。當然,他的筆下更多地謳歌了藏族同胞對中國共產黨、新中國和新西藏的無限熱愛。

次仁羅布2.jpg  由于他創作的小說十分優秀,在評比中屢屢獲得大獎,或入選各種年度選集:

  《殺手》入選《2006年中國年度短篇小說》和《2006年中國小說排行榜》,并獲得了“西藏第五屆珠穆朗瑪文學獎”金獎,并入選《21世紀中國當代文學》(英文),還被翻譯成韓文;

  小說《界》2008年獲得“第五屆西藏新世紀文學獎”;

  小說《紅塵慈悲》入選《揚子江評論》2018年度文學排行榜“短篇小說類”第十名;

  小說《阿米日嘎》在中國小說學會2009年度中國小說排行榜和2009年度《小說選刊》排行榜獲得雙獎,并被購買了電影改編權;

  小說《傳說》2009年被翻譯成藏文、蒙古文、維吾爾文、哈薩克斯坦文;

  小說《放生羊》2010年榮獲“第五屆魯迅文學獎”;

  小說《神授》2011年榮獲《民族文學》雜志小說年度獎;

  小說《那片白云處是你的故鄉》2020年獲得第四屆《紅豆》文學獎。

  次仁羅布在他的作品獲獎后說:“文學,是人類漫長歷史發展過程中苦難和快樂,煎熬與奮進的真實記錄,是反映人性、反映掙扎的明亮鏡子,表現的是人的情感和生存的困境。好的文學作品,能讓人們沉湎其中、唏噓喟嘆、洗滌靈魂、育智育心。文學在任何時代,都在表達著人的堅韌與勇敢、包容與和諧、耐勞與犧牲、憐憫與榮譽等。通過字里行間的呈現,為讀者構建了一個廣闊的世界和精神的高度。文學的這些魅力,使它永遠煥發青春的生命。”

  藏民族有著悠久的歷史和神奇的文化,也因此誕生了以《格薩爾王傳》為代表的傳奇和神話故事。藏族作家的作品天然地具有一種魔幻的氣質。上世紀80年代出道的藏族作家扎西達娃和阿來的作品,都以其先鋒性和魔幻現實主義的特征而產生廣泛影響。而同為藏族作家的次仁羅布似乎更鐘情于現實主義的表達。他的作品有一種去神秘化的特點,大多以藏民族日常生活和普通生命為書寫對象,書寫他們真實的生活和心靈世界,表現藏民族普通人的善和美,以及堅韌執著的品性。所以他更注重人性而非神秘性,注重對人的內在精神的開掘,表達人與人、人與自然萬物的和諧共處,他的小說具有強烈的生命意識。次仁羅布說得好:“寫作就是要表現人的生存狀況,以及在這種狀況中人所表現出來的精神品質,讓人們看到希望,看到活著的意義。這就是文學創作的意義,也是它的終極目標。”

  身為一名當代優秀作家的次仁羅布,他非常看重對現實生活的關注,對當下社會的深刻觀察,在平凡中去發現偉大,在裂變中去發現堅守。通過敘寫人類原本擁有的閃亮品性,去感化讀者,喚醒讀者,使人們看到除了物質利益之外,還要有內心精神世界的追求。

  正是這些內心世界的深遠思考與追求,作家次仁羅布才會像鷹一般地用犀利眼光去觀察一切,尤其是藏族人民的生存。他像牦牛一樣,在文學道路上艱難地跋涉,去為人類奉獻出更多更好的精神食糧。

  2018年,當檢察文學社主編的《咸陽百年優秀文學作品選》出版時,筆者請他為此書題詞,他欣然應允,很熱情地寫下了“祝賀咸陽百年詩歌選隆重出版”,并以漢藏兩種文字寫上了自己的名字。

  次仁羅布先生性格耿直謙和,平易近人。盡管他在中國文壇作品多影響大,但他仍然十分謙虛有禮。一位著名的作家,卻依然保持少有的平凡,這是十分難能可貴的。

  我們堅信,次仁羅布這位文學才華高超、德藝雙馨的藏族朋友,將會有更大的進步!(原標題 著名藏族作家次仁羅布印象記:雪域高原文壇上的一頭“牦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