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抹雪痕踩響的部落


一直沒有歇下腳步

沿著喜馬拉雅山脈的刻痕

藍天、草甸、雄鷹、湖泊、經幡、炊煙

一筆明凈樸實的素描

宛如哈達寓意的深度

溫潤而親切

在眾生和萬物面前

那么的魅惑和韻味深長


紫陽普惠的雪域

活躍著千萬縷明凈的柔光

柔光里依附的雄厚的音符

走近就能聽見亙古的歌謠在胸膛沸騰


雪山潤澤的疆土

脆響著你骨骼深處噴涌的堅韌

桑煙洇染的雪原

在一堆牛糞馱負的夢幻中祈福

一抹雪痕踩響的部落

依稀窺視千古遷徙的浩蕩


在這片葳蕤了萬物的祥瑞寶地

我用目光丈量你靈性的禪音

你用菩提的善根

和一瓣清蓮

焐熱萬物孤冷的靈魂


在這片還纏繞母血的臍帶

深深淺淺的刀痕

在歲月的風浪脫變成狼的圖騰

在天地之間

泛動雪的豪邁和永恒光芒


原刊于《貢嘎山》2020年第4期



牧鞭上行走的部落


牧鞭 擎高的天空

一群部落圍著草原生息

四季渲染的曠野

牛羊吞吐草的深度

打馬而過的風

鍍成一首歌謠

在朝夕流淌的冰河  演繹


曠野里瘋長的草甸

與云和雨一起幡動

大起大落

黑色的脊梁猶如一座丘陵

吞噬牧民微光中的希冀


牧鞭,此刻與大地對峙

趕著部落的傳說

與日月共舞

與風霜雪雨仰天狂嚎


我棲息于馱馬的行囊

在如風的揮鞭中悉數長大

童謠里生發的質樸與剛毅

串連出千年的脛骨

與高天相擁

與一束色切梅朵的花蕊  生滅


原刊于《貢嘎山》2020年第4期



聽風的流動


第一次那么專注地聽風的流動

其實,風是有方向感的

或者流向東山,去等待辰星的升起

或者流向西山,看守一抹美麗的夕陽


它可以和一濺藍色的銀河媲美

在流動的聲浪里

它可以和廣袤的草原媲美

在流動的蒼茫里

我無法挑逗你此刻的狂瀾


你的流動是無骨的,卻可以照見靈魂的深邃

你的流動是有痕跡的,不然,我怎么知道春夏秋冬的凄美

就這樣,無聲無息的

聽你的流動

我無法走出你的視線

因為,我找回了自我的存在

向風一樣

有流動的豪邁


原刊于《貢嘎山》2020年第4期



我們在春天攜手共進

 

春天我們不再猶豫

冬天曾讓我們覺醒

漫天的風雪

擋不住堅實的步伐

呼喊的強勁愈加鏗鏘有力

 

陽光暖過陰郁的枝稍

如絲的細雨擦亮了茫然的目光

桃紅柳綠開啟了第一扇希望的舷窗

潺潺的溪流舒展了奮進的浪花

攜手高歌的青春燃燒了磨礪的春天

 

所有的花卉聆聽蜂蝶的飛舞

瓣瓣稚嫩的雙手劃過千壟播撒理想的種子

溝壑縱橫 萬道險灘

擋不住驚濤拍岸的壯志豪情

 

握別冬的蕭條與空洞

夏的猜忌與煩躁

執手你的激情

逆轉而行

從春天出發

開辟一場馳騁的天地

不讓青春怠慢

奔向生命的涌流

讓歌聲響徹廣袤的寰宇

 

原刊于《貢嘎山》2020年第5期



月光下的禪影


那一夜

風很沉很沉

夜鶯折斷了飛翔的翅膀

昔日的云兒

不知飛往哪兒去野游不歸

青海湖

婆娑的冷月

早已打濕了湖畔流浪的心


離開上師的教誨

布達拉深邃的宮宇早已失落了童年的歡樂

你早已是我吉瑪的吉瑪

灌頂知識的大海

賜我無量的佛光

度我眾生于苦難

一生超度

雪域大地祥和萬年


此刻

我已離開了傷心之地

在千里之外的青海湖畔

尋找你的影子

不是不念你

此來修心是為了來世與你續緣


夜沉降

月明高


湖畔萬籟俱寂

所有隱約可見草木山巒

化為蕓蕓眾生

我的吉瑪

隱現在波光粼粼的湖央

冥冥中

還在祈福

渡世的尊王

回到久別的宮廷


原刊于《香格里拉》2020年夏季號



一縷香霧 牽手紅塵


從一首詩而來

從一闕詩韻中消失

化一縷縹緲的香霧

在蕓蕓眾生中

禪定一念情欲


從雪山之巔而來

一尊佛身沒入紅塵六欲

在青海湖畔

在阿拉善的金殿

不為世間頂禮的至尊

不為香壟供奉的一尊佛

只為沾滿思念的一粒凡塵


不為最大的王

只為與你牽手凡塵

放歌最美的情思


借一雙仙鶴的翼翊

在萬里霧云

一眼看穿

回到遙遠的理塘草原

為一箋

傳世的情歌


不為尊崇

只為今生紅塵相遇

跏跌一生

漾動一波青海湖的禪念

讓靈魂望斷秋月

千古流唱

一縷香霧中絕美的歌謠


原刊于《香格里拉》2020年夏季號



一盞燈一顆心


那么多善男信女以特別的儀式

點燃每一個紅墻內外

一盞燈一顆心

把祈頌匯成萬千繁星

搖落對你萬般的追念


法號在隆冬依然如此凄涼悲戚

一夜肅穆長鳴

通明的殿宇中央

指尖相捻禪思

安詳靜穆

守護格魯弘法千年


浩繁的密宗經卷

靜靜地躺在古剎幽暗的深殿

青燈長明

夜將思念拉得悠長


可否聽見

祈愿的咒語默念了千百年

為一睹你梵音繚繞

多少次晝夜輪回

一盞燈一顆心

通宵不滅

只為佛法指明我的體語意

祈福消業功德無量

永駐塵世

庇佑凡心如凈


原刊于《香格里拉》2020年夏季號



 七月,揚起亢奮的情懷


七月流火

大地開始沸騰

連慵懶的風也懷揣著騷動

擦亮曾經彷徨的目光

迎來人生路上最美的季節


七月的門扉輕輕扣開


溫涼的雨輕扣飄飛的云兒不停的抒懷

滿腔的激情是那么裸露

那么癡心一片

一枚小草一樹花一張笑靨

毫無遮攔地

緊緊的簇擁著大地的懷抱

釋放人生最動感的情愫


走進夏日的中點站

我的心和你一起跳動

那么多精彩的演繹在你的華誕放飛

夢想不再遙遠

就像清亮的皎月圓潤飽滿

一束束輕柔的光輕輕的 輕輕的

安放在美麗的夢境


走進七月

我的心不再彷徨 不再憂傷

許多延伸的路是那么的脈絡清晰

回首你波瀾壯闊的一生

悲壯而精彩


凝望前方的風景

五彩繽紛的世界是那么的親和溫暖

在你美麗的生日

我釋放七月的情愫

開始漲潮 開始涌動 開始噴薄而出


我正裝出發

在你高亢的奮進中

繪織金色的藍圖

把滿腔的激情

注入你千年的夢想


七月

我揚起亢奮的情懷

向你走來  向你微笑示意

因為

我看見了滿樹的瓜果

頻頻向我點頭

這片熱土

滿院溢流著幸福與恬靜


原刊于《拉薩日報》2020年7月1日

 


白衣天使

   

我看不見你

卻看見那雙閃爍的眼睛

泛著堅毅的光芒

與死神抗衡


我看不見你

卻看見一身裹得緊緊的白龜甲

奔忙在生死一線

笑侃冠魔


我看不見你

卻看見逼仄的房間里疲憊的影子

一刻不停地守護微孱弱的生命

承諾沉重的誓言


我看不見你

卻看見蓄淚無奈的眼神

卻面對親人

你們永遠用那句簡單的安慰:

“我很好,請家里放心”


我看不見你

可我一刻不停地注視著你

注視你拎著行李奔赴前線的身影

注視你最后一次與家人通話的記錄

注視著你晝夜不休發紅的眼圈

注視著你極度疲勞睡著的樣子

為了千萬個親人的生命

你累倒在工作一線

依然微笑的聲音


我看不見你

也記不住你的名字

只知道你是一名白衣天使

在生與死的較量中

你用自己的生命擋住了死神

挽回了一個個家的團聚


我看不見你


卻看見你永不退縮的影子

泛著一顆不變的初心

閃耀在冰冷的病房

抒寫逆流而上的悲壯


在銀屏 在手機 在廣播

在我們的話題里

你的故事永遠那么動人

你的身影永遠那么迷人


我看不見你

卻在這舉國抗擊魔疫的征戰中

我看見一束透過黑暗的白光


我看不見你

我卻切身感受到了---

一顆忠貞不渝的中國魂


 原刊于《貢嘎山》2020年第2期

蔣林2020.jpg

        蔣林,藏族,又名甲波布初,四川巴塘人,甘孜州作協會員。詩作散見《貢嘎山》《西藏日報》《甘孜日報》《拉薩日報》《香格里拉》《巴塘志苑》等刊物和各類網絡平臺,部分詩作入選年度選集和合集。2019年榮獲第二屆倉央嘉措國際詩歌大賽一等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