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遠的遠方


秋末透著塵世的蒼涼

谷物早已歸家

愛人的情話

還未被時光風化成永恒

在歲月里肆意翩躚

怎么也繪不出愛情的輪廓


我是草原上的放牧人

去不了太遠的遠方

雪山以內便是我的天地

只有懷里的木碗

替我看遍了萬物的更替

陪伴我走向每一世的彼岸

酥油的光澤浸透木碗的外壁

花紋是歲月的雕琢


幾百年后

我會在夕陽悲憫的目光里看見自己

依舊不愿驚擾任何一份存在




一只銜來經卷的雄鷹

在山巔俯瞰河谷

這是一個憂傷的季節

邂逅了第一片落葉

沾染鮮血后種進木碗

來年在木碗的花紋里綻放


我席地而坐

在山谷里遙望

與山巔之上的雄鷹對視

星光是我的眼眸

看見一尊靜默的佛

經卷是我的脊柱

用額前的雙手細數歲月


雄鷹頭頂的英雄結

把它帶回了草原

我們的故鄉

雪是否又會提早到來



變成一串佛珠


在雪山的夢境里

變成一串佛珠

用菩提樹輪回的脈絡

守護絳紅色的加持

感受指尖摩擦的力量


在母親的子宮里

變成一串佛珠

用臍帶傳送佛的細語

把來自原野的鏗鏘

撒進翻滾的羊水


在寺院的經文里

變成一串佛珠

聽朝圣者的額頭叩響大地

喚醒沉睡的格桑花

漸次盛開


當一百零八顆佛珠

第一百零七次碰撞時

放下所有的覬覦

在被蒼穹遺忘之前

變成一串佛珠



游蕩的人


藏在黑夜里的人

用咒語在十五之夜召喚圓月

借來僧人手里的油燈

照亮峽谷的夙愿

每一束被加持的光

都讓黑夜走神

留不住這個游蕩的人


峽谷在夕陽的余溫里沉睡

又在濕漉的月光中醒來

離群隱遁的人

偷窺世事的無常

獨自落進太陽的山谷

又借來一匹雪山的馬

用一季的時光

從峽谷奔向草原的盡頭


游蕩的人啊

星辰是你的淚珠

灑滿蒼穹

每落一顆便是一次思念

思念自己最初的模樣



踏實


滴落的生命

是田野遠方的老友

突然的寒暄

弄羞半掛的月牙


被婆娑月影敲落的樹葉

不愿提及明天

它與九月的果實

本就隔著一整片曠野

無法跨越的荒蕪


七月的掉落

等不到九月的豐收

樹葉揉紅的眼睛

像那灣淌紅的江水

流進了黑夜情人的眼眶


凄美而悲壯的七月

蒼涼的樹葉永遠沉睡在這里

孤身看自己死去

又孤身聆聽自己的復活

而九月卻不會

替你留下一絲憂傷


于是我決定不再期待

也不再拼湊破碎的淚珠

在這片空曠的原野里

只需留我一人

成為一匹奔騰的駿馬

從四季走向輪回

獨自耗盡前生

也耗盡來世



有胎記的老貓


一只老貓蹲坐在小巷

擋住我回家的路

憤怒

可我看它的臉

胎記落在了鼻尖

一剎那

我淚流不止


已存在胃里的火焰

被河風點燃

別人的故事

總在我的酒杯里晃蕩

落淚或是大笑

在前往相逢路上走散的人們

都不足以稱之為別離


這個夜晚

我要忘卻醉月的憂郁

只細聽每個關節骨老去的聲音

讓這只胎記老貓

替我這個小巷里多余的人

讓出一條多余的路



三粒青稞


第一粒青稞

從田地里溜出

爬進佛堂

在兩個敬水碗之間叩首


第二粒青稞

從田地里溜出

爬進水磨坊

在阿媽的糌粑袋里飛揚


第三粒青稞

從田地里溜出

爬進陶壇

在阿爸的銀碗里搖擺



四月


我從很多年前的四月來

拎著自己的骨骼

把第一粒淚珠送給母親

滴落在相連的臍帶上

母親的母親掏出四月的酥油

用祖先留下的習慣

涂抹我的全身

在她溫暖的懷抱里

吃光每一袋糌粑


雄鷹沖向太陽

在日落的時候

把翅膀獻給雪域男兒

鷹骨被揣進氆氌做的藏袍

草原上的風肆虐著馬匹

男人在日出的地方吹響鷹笛

四月的笛聲趕走狂風

一片寂靜里千萬別說愛我

我無法裝作聽不見


我會在很多年后的四月離去

和來時一樣

拎著自己的骨骼

在我離開之時

請你們吹響鷹笛

把我帶回故鄉



流走


傍晚的六月天

是剛出嫁的新娘

風花雪月化為柴米油鹽

半邊晴空半邊雨


我站在六月的江畔

看別人用愛情風干淚水

滾滾紅塵被拋江流去

一位尼姑從我身旁匆匆走過

落滿星星的五官

把我的目光拴住并帶走


就讓我用一座橋的距離

釀出最烈的酒

勾兌我一世的柔情

斟一杯給自己

喝一口

微醺

再喝一口

便是爛醉如泥


也讓我借一片故鄉的晚霞

抹上一縷酡紅在臉頰

被帶走的目光

我便決定不再收回



汗顏


破舊的房間

放著一個布衣柜

第二夾層里有個口袋

落滿了灰塵

我提起它拍打了三下

掏出已拉不平褶皺的藏服

給自己穿上

可我不能這樣出門

因為我知道

異樣的眼光會吞噬我

我也知道

他們所奇怪的

并不是這些拉不平的褶皺


此仁拉姆.jpg

        此仁拉姆,女,藏族,1997年4月出生于云南省迪慶州德欽縣,畢業于西南民族大學,現就職于甘孜州得榮縣委辦公室。作品散見《卡瓦格博》《香格里拉》等刊物和藏人文化網、地平線詩選、格桑花開、梅里故事等網絡平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