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行者


一個僧人和一頭牦牛

站在達扎寺門口的雪地里

對望——


他們互為鏡子


意識到快樂不是永恒

痛苦也不是之后,他們

腳步輕盈,各自返回


原刊于《草地》2020年第3期



對話


白松枝在碉堡山搖曳

風兒問她:“你這么努力生長

卻為什么甘愿在爐火中化為灰燼?”


松枝用升起的桑煙作答:

“別人怎么待我,那是我的因果;

我怎么對待別人,則是我的修行!”


原刊于《草地》2020年第3期



姊妹湖


聽說

有兩個養在深閨的未生娘

家住理塘


喜鵲不忍高原的絕色,無人知曉

于是扇動翅膀,往山埡口飛去

——好消息

一下子在高原上傳播開來



十一月


我不喜歡這樣的場面

天哭喪著臉。一只鷹

在風中縮緊了脖頸


橘貓躺在枯黃的草坪上

如果它起身奔跑,天上的云朵

是不是也會跟著動起來


聽說今夜有暴風雪

黃昏里,那株堅守到最后的銀杏樹

也開始自己剃度



蕩漾


澤讓娜姆小小的身軀

裹在氆氌藏袍里


我用小草撓她癢癢

她瞇著眼笑


她笑,像是草原上所有的春風

都溜進了她臉上的兩個小酒窩


原刊于《草地》2020年第3期



念青和納木


走過念青唐古拉山的人啊

請你的腳步輕一點


這樣,你就能聽見一對戀人

在這里親密地耳語:

“你不能與我并肩

我便將頭頂最耀眼的光環

融化,流進你的身體”


納木措嘟嘟嘴:

“怪不得世人都說

我身上的烙印,是你”



所見


觀音廟里

無數的信徒用力祈禱


酥油燈被欲望壓得喘不過氣來

佛龕,被心事悄悄填滿


眾生皆苦

神,也不能例外


原刊于《貢嘎山》2020年第4期



風中


轉經的腳印,遠走他鄉

金黃的旗子在山坳飄蕩


野牦牛忽然流下了淚水

溫柔地舔舐初生的肩膀


風中的事是無法描述

猶如愛的存在


原刊于《貢嘎山》2020年第4期



加持


午后的仁康古街

一棵大樹下,端坐著

一位慈祥的藏族老阿媽


她臉上的皺紋

爬到樹身上

長成了樹的紋路


她念誦的經文

隨著樹葉不停翻動

被遠處的生靈一一聽見



夜晚


螢火蟲閃閃

一只,兩只……

亮著,又不見了


新婚的牧羊女

坐在帳篷里

爐子里的火就要熄滅了


姑娘的臉還在燃燒


卓瑪木初202012.jpg

        卓瑪木初,女,藏族,又名季映。1998年生于四川阿壩金川。詩歌散見《草地》《貢嘎山》《華西都市報》等報刊。曾獲第六、七屆王晟中國兒童詩歌大賽一等獎,參加《星星詩刊》2020年大學生詩歌夏令營。現為西華大學學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