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水里


圓圓的沙子

身體濕潤的沙子

被踩在腳下的沙子

隔著潛水區和深水區


溫泉里,水像陽光一樣暖和

孩子們枕著泳圈或穿著救生衣

他們的呼喚,一條魚無法想象

幾個老人,在門外聊著暮年的羞澀


爵士樂響起,波浪推著波浪

一對情侶在浪花里跳起又落下

有好一陣,我懸空的心在水面之上

幸虧,這室內密不透風呀


原刊于《貢嘎山》2020年第1期



去看一個人


那里住著一個人

他用一枚獎章,守護雨水


輕輕敲一扇鐵門,敞開的是心扉

那一盞燈籠,延續著火紅日子


一群羊抬頭,陽光抵達

爐火燃燒

一個松樹,擋住三月的風和雪


原刊于《甘肅日報》2020年3月31日



一面鏡子


菩提樹困了

聽經的人醒著

風在靠攏,從一側襲來


銅鈴聲散開

由近及遠的念想

時而綿長似洪流,時而

急促如雨滴


散落田野的

除了花朵,還有骨頭

花朵開成骨頭,骨頭沒有幽香


藏匿身體的

除了疾病,還有傷痕

疾病掩蓋傷痕,傷痕無法祛除


一面鏡子里

河流沒有肋骨

一個人捧起柔軟的淚水


原刊于《黃河報》2020年6月11日



風聲又起


被風提醒——

春天,挨著花朵和陽光


被風收留——

黃昏,在銅鏡里轉身

光陰,推著光陰的寂靜


被風監護——

花的額頭,烙下憂傷

花的腹部,繁星猶豫不前

饒恕舌頭、喉嚨,落地為安


被風埋葬——

一粒鹽,默然泛白

一塊巖石,清理刀耕火種的痕跡

一盞青燈,點亮深夜里的荒蕪


原刊于《黃河報》2020年6月11日



閃耀人間


星星閉目,大地搬運棋子

打磨一把鐮刀,野草鋒利

遠去的人,帶走一片月光


忽明忽暗的燈盞,閃耀人間

一條河流的信任交給一塊山石

錯過的光陰,等待一輪落日

鋪開的壯闊,花朵包裹的涌動


銀飾的誘惑,閃爍大地的厚實

內心的絲綢一再柔軟


原刊于《甘肅日報》2020年6月30日



沿著春天繼續行走


天色,沒有完全暗下來

披著星辰的萬物之神

手持光芒利劍

燃燒自己


春天,就在耳邊

石頭不會骨折

光陰平靜流轉

誰將年華投放出去

路上,一朵生活的浪花

沾濕人間草木


一粒干凈的塵埃

接住煙火下沉

肉眼看到不到的地方

長出另一個模樣的春天


原刊于《蘭州日報》2020年7月30日



落日下沉


伸出手,還是沒夠著

幾顆星星的亮

在人間

閃爍成最后的花朵


學會鳴叫、避雨和沉寂

有那么一個時刻

我卑微的身子,似乎還在

晴空下顫抖


燃一把柴火

捧一把流水

天之大,我們在天之外

辨別落日下沉的方向


明亮起來的,不叫天

暗下去的,好像也不是

萬物歸于宿命安排


原刊于《天津文學》2020年第7期



禁不住倒流


風柔和了

許多枯萎人生

在它抵達人間的路上

樹枝收回冬天的諾言

一只麻雀,不忍離開巢穴

眾多翅膀替它收回羽毛

大地隱去陽光和春雪


對面高山草甸

還聽不到花開的聲音

積雪仰望云朵散去

那些在神話里搏斗的場地

終究不是遼闊疆域


告誡自己

不要用火的方式

誘逼。等寒交出尺寸和顏色

愛再也禁不住倒流


原刊于《天津文學》2020年第7期



樂天知命


星辰落地

我準備鮮花


花瓣落地

我準備頌詞


呼吸停止

大地留我一個位置


我曾愛恨過的

都不是我唯一的


我知道,我會往前走

那個地方,也屬于荒草和沙粒


原刊于《天津文學》2020年第7期



落下


一片葉子落下

把懸空的心帶回家

翻開合適位置

微風動搖,石頭已休息


醒著的鳥雀

撲閃清晨

糧食一樣飽滿的人間

折射出慈悲

神的面前跪著高低不一的思想


塵埃落下自己的疼

一炷香、一朵花、一滴雨

甚至是一片翻滾的葉子

都沒有接住......


原刊于《長江詩歌》2020年第11期


司玉興2020.jpg

        司玉興 ,藏族,80后,甘肅天祝人.甘肅省作協會員,《烏鞘嶺》雜志副主編。作品散見《詩刊》《星星詩刊》《飛天》《散文詩》《天津文學》《北方作家》《中國民族報》《黃河報》等刊物,入選多個選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