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邊


在這個遠得不能再遠的詞語里

我看到的,只是

一場風雨,一次結束


誰能看見我淚水里大雪紛飛

正在急切地

淹沒高地的世界


高地,被大雪淹埋后

留下后世慨慨的虛榮

愛或者諂媚的經歷


所有的一切

在流光中各執己見



日子


有些時候,災變

像是洪水,把巖石

沖擊成碎片

更多的時候,災變

像是水滴,把巖石

打磨成墓碑



等待,一米陽光


遠處的山巒,青草開始枯黃

雪線,以親民的姿態

重訴昔日的衷腸

牧人之子在曠野深處安家


熟悉的土地,一片陽光游走的痕跡

去年的,前年的,還有更多年前的

今年的,在身體之外深深埋藏


一個聲音,正慢慢逼近

懷揣刀子,以斫骨之勢

日子變得慘白

厚重的傷勢,撐不起身體的重量

一個個相依相伴的軀體

在伊甸園中慢慢壘高

眾人以眾神的名義

將煢煢的皮囊灌滿天國的祝福


陽光尚遠,囹圄遍地

瘦弱的河水,在艱難地蠕動

那只盤旋的兀鷲,飛翔并墜落

寒傖的高原,寂靜寥廓



前半生


我出生在,和晨曦

一起升起的太陽谷

隨谷中的青草枯榮


在山澗和高地,騎著

阿爸調教的良駒,放牧

雪花和雨露


秋天,和一群同齡的孩子

沿著吉曲河,逆流而上



衣服或尸體


衣服說,你是忘恩負義的人

我在風雨中保護過你

即使你身無分文

吃著發臭的食物,抹著

哈喇當頭油


現在你卻將我拋棄


尸體說,那是過去的事

我愛過你們。如果可以

我愿意重新用香料

和顏色裝飾你,然而

我已身不由己  



求佛


凡人問道,求名

求財、求長壽,據說

有錢能讓鬼辦事,求佛

也可以如此嗎


讓貪婪鬼、色鬼、惡毒鬼

大鬼、小鬼出來辦事


我已陷入了疑問的泥沼

與求佛的自己爭辯不休



下雪了


在晨曦中醒來

白雪屏蔽了我的眼睛,放眼望去

只有漫天飛旋的雪花

塵世如此遼闊干凈,我深懷倦怠


拴在門口的老狗,像一個引頸受戮的戰士

任白雪一統天下

思緒卻向著遼遠的天空飛翔

帶上老狗失落和遺憾


飛翔并墜落,在頹廢的山村

年邁的老人,細數著縮水的歲月

觍顏的同胞,在蹉跎的日子里

在終年的雪地


更求夏2020.png

        更求夏,藏族,玉樹稱多人,玉樹州第二民族高級中學教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