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初記


          1

陌生的季節往往是最寒冷的季節

冰冷的陽光不再是溫暖的詞匯

在這個季節,我要重新命名我的軀體與感官

如同村寨老人常言:尊者的圓寂是寒冷的夜晚


          2

如果風就是風,那么樹葉就是銀飾吊墜

它的閃爍與跳躍就是高空的呻吟

風像是水浸入紗布縫隙一樣滲透我的肌膚

在樹下,又能和誰一樣站立


          3

我們的相遇與離別同時出現

這個季節,風與樹葉的寒冷同時出現

開始孤行在熱鬧的腳步里

耳聞目睹的,都將成為風景



阿卓迎面而來


車巴河畔的青稞熟了

阿卓!我親愛的阿卓

雨夜,我埋在你辮子里的麥苗

是否在腰間隨風搖曳

是否像天空的麻雀一樣

圍著你的妖姿歌唱芬芳

車巴河畔的村莊在收割

麥田里有像你一樣的少女,也許

她未曾知道我在尋找你

腳下的路像你的腰帶般延伸

紅色的腰帶般延伸

還記得那晚腰帶的松散和墜落

坑坑洼洼是松散

無限的下坡是墜落

車巴河潺潺而流

阿卓!我親愛的阿卓

雨夜,我埋在辮子里的麥苗

在腰間飄舞,俊朗的青年

在你的田間歌唱

我在返鄉的路上

河畔的群山正在起伏

谷底的石子正在跳躍

哦!我憑借雨夜的記憶與感召

看見阿卓迎面而來



在格勒卓吉


我對羚城的記憶

牽扯到一些生僻的往事

與她的相會,格勒卓吉

猶如青澀的少女

在清香的綢紗下隱隱約約

是敦煌壁畫的活現神女

飄逸在土司宮廷莊園

如今你踏過洮河畔邊的花草

漫向皮袍般的甘南大草原

陽光跳躍在花草的水滴上

每一滴水,裝滿宇宙的眼珠

格勒卓吉,人間香巴拉

好比佛陀誕辰之地藍毗尼

向往生活的你

——不曾走過太陽與月亮的間隙

——也不曾留意蜂王飛去的足跡

——不曾在陰陽相隔之處放眼遠方

——不曾呆視瓷盤碟子吹出你的臉

太陽流回于橢圓的軌跡上

羚城在路燈泄下的彩光里沉睡

我今夜在格勒卓吉,等待

花用另一種方式開放



碎體


全身的經脈正在裂開

痕疤是那么的順暢

恰似傲慢的洪水泛濫麥田

沖走的與遺留的都是殘缺

恰似處女開眼的花苞

苞頭的顏色與漩渦的飄香

都將成為最美好的遺憾

我全身的骨髓正在斷折

聲音是那么的清脆

猶如你入眠在清晨的林中

鳥兒飛去或陽光的照射

都會在耳邊跳躍

恰似舞女移動的腳尖

擦過檀木地板,瞬間

我干黃的肌膚已粉碎

每一塊碎渣那么的形象

像碾過枯掉的樹皮

每一小片都保持了它的容貌

哦!條紋與邊線拼湊起來

可否圓滿?



哀酒


本想飲酒,可以釋放我骨子里的空氣

借此朦朧,向屠夫描述我心愛的姑娘

鼻梁、額頭、手指、發絲……

屠夫一再碰杯

仰頭灌下一杯又一杯

黑煙彌漫的空房中

屠夫腰插刀斧,抹干的血跡

衣衫襤褸,痛哭流涕

屠夫大喊嘶吼

我擊拍胸脯

深夜,你忘記了刀斧

我也忘記了心愛的姑娘


桑杰才讓.png

        桑杰才讓,藏族,90后,甘南卓尼人,中央民大碩士研究生,雙語作者,小說和詩歌散見《中國漢詩》《格桑花》和中國詩歌網、中詩網、藏人文化網等刊物和網絡平臺,合著有母語小說集《三角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