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在你的白發里,阿媽

        站在白發飄落的風里

                ——《站在你的白發里,阿媽》


        冬至,北半球的夜達到最長。細細密密的雪花在夢里落下,失眠的我于凌晨四點入睡,廣袤遼闊的牧場與冬日暖陽下的駿馬,出現在我疲憊渙散的眼前。

        作為一名小讀者,我缺乏理論的依據,不能用極其專業的詞句分析剛杰?索木東的詩句。我只能以最直觀的感受,來形容我的感同身受。我只能用稚拙的筆,描摹一個遠比我內心世界更加宏大壯麗的詩歌世界,只能作為一名初學者和學生,向我的兄長與老師,交出一份樸實無華的筆記。

        在個人詩集《故鄉是甘南》中,一以貫之的主題便是無窮無盡的思念。

        思念緣起于親情與鄉情,鄉情包含著無限無法觸碰的親情,愛情包裹于親情的外殼之下,憤懣之情,洋溢于所有感傷之情之上。思念因分離而起,因疏離而深刻,思念被掩埋于詩行之間,在“黎明”與“秋天”,“白龍江”與“甘南”,“火焰”與“沉默”,“母親”與“草原”間,不斷盤旋。盤旋的筆觸是鷹,也是游子迷惘的神情,閱歷尚淺的我不敢妄言,卻大概可以預料,思念,還將在詩人的筆下愈加絢爛。

        同名組詩《故鄉是甘南》中這樣寫道:“一條悠長的路通向甘南”。

        對我來說,生活在甘南,這條悠長的路也通向外面的世界。外面的世界繁華也復雜,舊時的甘南雖淳樸卻赤貧。故鄉的孩子背起行囊,將暗夜中的燈點亮,在格桑花瘋狂滋長的青春歲月中,那條悠長的路,毫無疑問充滿光明與希望。

        詩人發出:“走出故里我就能擺脫困苦嗎?”的詰問。故鄉“貧窮得只剩下真誠”,真誠無法促就未來,卻可以澆灌夢想。詩人懷抱詩的萌芽遙望故里,在千里之外,在黃河之濱,在深秋一樹燦爛的金黃里,在冬日溫暖的書房中,在天氣越來越寒冷的時候,在越來越接近春天的季節,回到故鄉的懷抱,在格桑花開盡后,仍有雪蓮盛開在故鄉的山腳下。

        我將《站在你的白發里,阿媽》中的詩句放在文首,是想表達我的偏愛,在讀過無數首剛杰?索木東的詩后,我仍執著地將這一首視為我的最愛。


        站在你的白發里,阿媽


        站在你的白發里,阿媽

        站在白發飄落的風里

        我看到所有折斷的故事

        被一段又一段地嫁接成人生的美麗


        站在你的白發里,阿媽

        站在白發養育著的思念里

        我遠去的馬蹄聲

        還是你落淚的唯一理由嗎

        為何昨夜的夢里

        卻只能看到你背過身去的影子


        站在你的白發里,阿媽

        站在白發染綠草原的童年里

        我不知道最后的傷心還會落上哪一片土地

        歸鄉的路上丟失了珍貴的記憶

        誰還記著我優秀而誠實的名字


        站在你的白發里,阿媽

        站在沒有你的雙眸注視的夜里

        別人的謊言和自己的真實

        都不再是一種最后的遺棄

        唯一只知道燦爛的人性

        就在眼前化成最美麗的回憶


        站在你的白發里,阿媽

        站在你用祝福澆灌熟了的生命里

        即使世風落上肩頭只有永久的沉重

        我仍然無法關閉

        自己追尋善良的那扇窗子


        站在你的白發里,阿媽

        站在永遠向鄉而望的夜幕里

        那縷裊裊而起的炊煙

        仍然喚醒流浪經年的游子

        阿媽,站在你不再美麗的蒼老里

        走過異鄉的每一個街道

        迎著你深情的目光

        我不再害怕身后的土地上

        沒有留下鮮明的足跡


        沒有什么比母親更能代表故鄉,沒有什么比故鄉更能接近襁褓。在無限彷徨猶疑時,唯有母親能夠解答故鄉,也唯有故鄉才能概括母親。

        母親的白發飄落在風里,也飄落于詩人的心上,讓讀詩的我感慨萬千,也不禁悲從中來。作為一名年輕的母親,我將我的兒子視若珍寶,而我正在衰老中的母親,卻無數次被我遺落在忙碌與焦慮里。詩人一次次站在母親的白發中,一次次望向母親善良的眼睛,母親的淚水只流給兒子,可兒子卻永遠優先守護著自己的兒子。母親的白發染綠了草原,草原哺育著詩人的童年,母親的一生或許毫無詩情,更不懂詩意,卻毫不猶豫地用整個生命,佑護著兒子的天真。美麗的母親日漸蒼老,蒼老似乎便不再美麗,可美麗卻得以延續,母親的孩子將美麗寫進詩行,讓所有懂愛的心,領略母親的美麗。

        哀愁,總是與雪一起落下。

        雪落無聲,雪落下,落在路上,也落在土里,落在詩人的枕邊,落在故鄉的夢里,窗外,是一個純白的世界,在《這個季節的雪沒有落下》中,母親與雪,相合相成。沒有雪的冬天,沒有雪浸潤的靈魂,始終無法靠近故鄉。故鄉不是三言兩語就能說得清的地方,只有紛紛揚揚的雪落下時,只有雪花投身水面時,臨水的城市在霓虹初上的夜,車水馬龍,熙熙攘攘,故鄉的樣子終于如海市蜃樓般出現在季節的邊緣。雪將一切冰凍,風將詩人的哀愁吹散,哀愁“就如一片不合時令的葉片”,在這個遙遠的城市,“既不能永立枝頭又不能瀟灑的落地”。

        歸屬感,始終來自草原,來自天似穹廬,四野茫茫。用哪一種方式面對草原,哪一張面孔遙望童年?

        在《我用一種方式面對草原》中,詩人說,面對草原,只能以一種方式。故鄉的孩子面對草原,不得不于披荊斬棘,乘風破浪后,回歸最寂靜的姿態。草原的孩子回不去草原,草原依舊黃了又綠,草原依舊被風吹拂著,依舊充當著更多孩子的搖籃。詩人越過不惑,步履從容,便能于萬般無奈中堅持重復的哀傷,“守夜人空守著昨夜的璀璨”,可“星光依舊灑滿大道”,這個世界不以任何人的意志為轉移,人生的智慧往往于苦難中獲得,閱歷與經歷同樣寶貴,堅持和堅守同樣充滿意義,這是剛杰?索木東的詩歌中,我能讀到的東西。

        倔強中的求索,溫柔后的妥協,對詩歌一知半解的我,這樣定義我所鐘愛的藝術。在我看來,詩歌的意義絕不在于如何高深莫測,晦澀難懂,詩歌也絕不是高高在上的奢侈品,更不是少數人賣弄風雅的工具。好的詩歌,從來都期待著與普通人的共鳴,與快樂的人,與悲傷的人,都能找到靈魂的契合。


        我曾經奢望


        我曾經奢望

        給天空以云朵、細雨與彩虹

        而當我走近陽光

        那只鎩羽而歸的斷翅離我很遠

        蒼茫和遼遠

        離我很遠

        風,離我很遠


        我曾經奢望

        給大地以種子、綠葉與鮮花

        而當我走近泥土

        那棵迎風點頭的青稞離我很遠

        凝重和厚實

        離我很遠

        根,離我很遠


        我曾經奢望

        給村莊以炊煙、狗吠與鳥鳴

        而當我走近故土

        那些開花結果的樹木離我很遠

        寧靜和祥和

        離我很遠

        路,離我很遠


        我曾經奢望

        給父母以兒孫、皓發與童顏

        而當我走近旅途

        那些繞膝歡語的燈影離我很遠

        木屋和方言

        離我很遠

        家,離我很遠


        我曾經奢望

        給青春以朝露、夕照與月圓

        而當我走近記憶

        那些激情澎湃的誓言離我很遠

        海闊與天空

        離我很遠

        夢,離我很遠


        我曾經奢望

        給愛人以甜蜜、浪漫與纏綿

        而當我走近生活

        那些逐漸散去的香水離我很遠

        玫瑰與信箋

        離我很遠

        愛,離我很遠


        我曾經奢望

        給詩歌以激揚、靈動與大氣

        而當我走近文字

        那些漫卷詩書的狂喜離我很遠

        風花和雪月

        離我很遠

        心,離我很遠


        我甚至,最后奢望

        給黑暗以真實、漫長與慘烈

        而當我走近長夜

        那些宛若蟲吟的呼吸離我很遠

        囈語與幽夢

        離我很遠

        夜,依舊

        離我很遠…

   

        希望遭遇破滅,變為奢望,奢望一再癡纏,成為幻想,幻想日久經年,不被遺忘,便有了真實的幻覺,存在無數個倔強與頑強的時刻。

        詩人在《我曾經奢望》中,不無哀傷地為我們描述了一副現實的模樣。意氣風發或躊躇滿志,都敵不過滾滾紅塵,一地雞毛,那些理所當然與順理成章,都在“走進”后變得“很遠”。浪漫的筆觸輕描淡寫著殘酷的事實,在半推半就與欲拒還迎間,沒有人不能好好生活,或者至少看起來是在好好生活。即使“風”與“夢”,“愛”與“夜”都在不知不覺間悄悄遠離,但這一切似乎也并不是不能承受。成人世界的悲劇色彩,一多半來自于“問題不大”中的妥協。

        詩人不刻意標榜自己的感受,而是將代入的權力全權交予讀者,任由讀者將自己的處境,自己的心態與詩的意境結合,衍生出無數新鮮的模樣,這份來自詩人的真心的熱愛,代表著不干預,不蠻橫,不以我為主,真心的熱愛又帶來妥協與釋然,讓這份熱愛可抵歲月漫長,可將寒夜點亮,讓所有踽踽獨行的人找到回家的路。


        路發白的時候

        就可以回家了

                ——《路發白的時候,就可以回家了》


嚴心容202010.jpg

        嚴心容,女,藏族,90后,甘肅舟曲人。有散文、詩歌作品散見于《大益文學》《格桑花》《甘南日報》和藏人文化網等刊物、文學平臺。

索木東202012.jpg

        剛杰·索木東,藏族,又名來鑫華,甘肅卓尼人。中國作家協會會員,甘肅省作家協會理事、副秘書長,藏人文化網文學頻道主編。作品散見各類文學期刊,收入數十選本,譯成多種文字。著有詩集《故鄉是甘南》。現供職于西北師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