黨家磨


        我不說你是洮河,往昔挑水的木桶已無蹤跡。

        水,在放牧和歸來的路上黃金般珍貴,咽下一口就是生命的一次延續,或者更多。 


        我不說你是黨家磨湖,淹沒的村莊只剩下水。

        家,在遷徙的路上蕩然無存,邁出一步就是與你長久的分離和奢念。 


        我不說灑在水面的星光,她們,曾經幾乎耗盡了我所有的語言。

        父親在前,我在后,漫長的冬季,我們如履薄冰。

        但水,是有翅膀的,它的飛翔承載著黨家磨久遠的歷史。

        如鏡的冰面,映出天空、云朵和星辰,像人世一樣,冰冷是一種生存的本能。


原刊于《青島文學》2020年第7期



石磨


        山下的石磨,荒廢已久。新生的苔蘚,有著月光的溫存。她的下面,是陳舊的木房子,圓形的磨石和細細的流水。

        她們的本質是她們自己,而人類賦予她們的,更多——

        更多的棱角,更多的名稱,更多的形狀,更多的思想,更多的命運……父親鑿石的聲音處,火花四濺。偌大的青石塊,被父親鑿成磨石,剩下的邊角料,鍛鑿成碾子,再剩下的,砌墻。只有那些碎到沒法用的,才被父親鏟到泥坑里填路。

        石塊,像我們兄弟幾個一樣,被父親賦予各自的使命。

        石磨的歷史,在多年前就畫上了句號,像留守老人般孤獨,父親般蒼老,但父親對石頭的雕鑿從未停歇。

        像我們一樣,奔波在路上,不曾停歇。

 

原刊于《青島文學》2020年第7期



途經阿木去乎


        我經過阿木去乎時,大雨夾雜著雪花。

        所有沉睡的小草,在羊群咩咩的呼喚里一一醒來。

        我們說起高原遲來的春天,像一次艱難地赴約。

 

        熟悉和陌生的事物,擁有同樣的溫度。

        遠山的白,像孤獨的牧人,守著山下的草場、牛羊和馬匹。

        掛滿水滴的草葉,瞬間就以明亮的方式,接納了你的離開與歸來,也接納了我們的擦肩而過。

 

        汽車的鳴笛聲像一支箭,射向草原深處。

        正在穿越柏油路的羊群,惶恐萬狀,慌不擇路。

        偶爾張望的牧人,又一次低著頭,陷入了沉思。

        而我們是這支箭的同謀者,無限擴張著自己的貪婪和欲望。

        它們,是一對黑色的翅膀,以自己的方式劃破低矮的天空。


原刊于《星星?散文詩》2020年第7期



洮河


        從草原深處走來,走出了一條柔美的曲線。線的兩頭是故鄉和遠方,也是牧歌和大海。

        冬去春來,你馬不停蹄地奔跑,只為赴一次永不言棄的約。

        而閃爍的浪花和潔白的云朵,是我們隔空相望的眼眸。

 

        從草原到峽谷,你風雨無阻。一次次回頭,又一次次遠去,像極了我孤獨而執拗的行走,在一滴浪花的世界里,義無反顧。

        洮河岸邊的村莊業已不復存在,村莊里的十二盤水磨業已淹沒在塵世。遷移后的殘垣斷壁,見證了故鄉的興衰,也見證了背井離鄉的劇痛。

 

        你流向大海,親人走進大漠,一別就是一生,就是一世。

        我們,是一群拖家帶口的螞蟻,沿著夢的足跡,尋找血脈深處的天堂。

        習慣了你的陪伴,聽慣了你的歌謠,親人在一粒沙中尋找水源和故鄉的影子,而我在高原的飄雪中,接住風捎來的口信:大漠藏鄉的聲音。

 

        在洮河岸邊的瑪艾鎮,我時常趁著夜色,親近洮河,傾聽洮河。

        每一縷月光,都是抵達心靈的牽掛;每一縷波浪,都泛起無限的惆悵。

        捧起一股洮水,像握住故鄉親人的雙手,溫暖與冰涼交織,更多的水是抽身離開時的身影,無法挽回,一轉身就成永別。

 

        沒有遷移的父親,日夜與洮河相伴,在岸邊守護著那熟悉而親切的土地,像守護著自己的莊稼和兒女,不離不棄。

        事實上,洮河從未離開過,她像父母的血脈,始終在我們心中流淌著,久久不息;始終在高原之上,填補滋養著每一棵小草成長的日子。


原刊于《星星?散文詩》2020年第7期



草地上


        草地高處,風獨自奔跑。凋謝的花瓣,像失去母親的孩子,帶著淚珠在身后追逐,直到風翻過遠處的那座山。

        我途經之時,暮色將近。

        在此之前,低垂的云朵蘊含著細碎的雪粒,一遍遍填充著生活的盲區。

        那些柔軟的花瓣拽著草葉唯一的血脈,依依不舍,但我們都經歷了選擇與別離。

        羊群漫過,像我們一樣,只顧利益的誘惑,對融化在血脈里的生命和愛視而不見。

        深秋將至,我們又一次翻出記憶和烈酒。在這片草地上,這是我必經的事情——以此溫暖心中或枯黃、或殘缺、或冰涼的花瓣,以此寬慰親人的離世和空空的家園,以此給自己重新畫出心中斑駁的遠方……

        夜色已深,草地上零星的燈光像暗藏于心的秘密,肆意放大存在的意義。但除了天空遼遠,剩下的便是無際的寂靜。

        在草地上生活久了,沉睡與蘇醒只是一種表象,孤獨與空曠只是自己給心靈劃定的空間。

        也許,當我們以草葉的方式重新活過,高原的風將是我們一同抵達遠方最親的人,它替你我鋪開了生活的路,也替你我傳唱著源自信念的力量。


原刊于《散文詩》(青年版)2020年第8期



幸福的草


        一群羊,從草原帶回濕潤的空氣。

        面對主人的無視,它們咩咩地叫著,抖落滿身青草氣息,徑自歸圈。

        一堆燃燒的牛糞餅,將世界一分為二:冷和暖。

        冷是暖的手背,暖是冷的手心。

        伸開是昨夜縫補的帳篷,線痕縱橫交錯,但清晰可見;蜷縮是落日掉進埡口時的背影,孤絕而茫然。

        在一個人的生活里,一頂帳篷就是一座故鄉的村莊,適合雜草叢生,也適合井井有條;適合肆意地活著,也適合禁錮所有的欲望。

        我們把自己活成一棵草,在草叢里拼命掙扎,努力活成不一樣的草。但草,終究是草,它的偉大和平凡,源自寂然的一生。

        但我相信,被羊啃食的草是幸福的,它們以另一種方式完成了宿命,也以另一種方式重新遇見與存活。


原刊于《散文詩》(青年版)2020年第8期



老屋


        老屋坍塌的地方已草色青青,它掩蓋了漆黑的椽子,也隱藏了我們內心的愧欠。

        父親說,老屋和人一樣,老了身子骨到處都疼。

        如果不是父親的提醒,我們很難發現老屋的病痛。老屋像一個詞語,單薄而深厚。

        黛色的瓦,在時光里經歷著春夏秋冬,似乎不曾褪色,不曾老去。像父親的愛,沉默著,但卻細微入至。

        我沉迷于老屋的溫暖,又羞于面對老屋的破損。

        嘩嘩的水流聲透過草叢,帶著光亮擠進來,席地而坐。

        或許,老屋終將是我們的歸宿。縫隙間叢生的雜草,是連接過去與未來的橋梁,而一縷炊煙里牽出的火苗,像心中的燈盞,照見我們的歸途和越來越少的時光。


 原刊于《散文詩》(青年版)2020年第8期



蘇魯花


        蘇魯花又一次迎來了夏日高原的暖風,陽光般熱烈。

        耀眼的金色在經歷漫長的寒冷和風雪后,綻放生命本真的光芒。

        一朵花,需要持久的等待和孕育,才能完成一場約定。

 

        成片的云朵,羊群般擦肩而過。

        一只疲憊的蜜蜂,停留枝頭,捧出甜蜜的代名詞。

        柔軟的馨香,讓高原的冷峻瞬間多了一份溫情和暖流。

 

        在高原,我習慣于堅守,等待閃電劃過蒼穹,喚醒夢中的蘇魯花。

        在風中,我習慣于打開自己——

        讓風穿越心靈,繪出生活的底色。


原刊于《散文詩》(青年版)2020年第8期



高原雪

 

        用雪鑄魂,碎小的雪花也能劈開生活的堅硬。

        縱使經受斷裂和破碎的疼痛,縱使難以逃避消亡的命運。

        我們拋開侵肌的風,播下青稞和格桑花,它們長成生活的兩個面——

        一個是堅硬的骨骼,鋒芒畢露;

        一個是斑斕的日子,悠柔如溪。

        一株青稞,在甘南漫長的冬日,儲備夢想和力量。

        一束格桑花,在草原寬厚的胸襟,根植幸福和傳說。

        在高原,我們接住了潔凈的冷,也接住了凜冽的寒。

        我們把日子分為白晝和黑夜,以此換取明亮的思緒。

        高原的雪,虔誠的雪,信仰的雪——

        我們是永生的雪。


原刊于《散文詩》(青年版)2020年第8期



寬恕


        近處的蟻群,遠處的遼闊,構成高原的一個隱喻。

        我們是隱喻的一部分,在低處以自己的方式打開現實的故鄉與心靈的遠方。

        母親說,故鄉的桃花、杏花、梨花都開了,但卻夭折于一場大雪。

        雪消融后的土地上,厚厚的花瓣,像粉碎了的夢。

 

        冰涼的夜晚,風孤獨地吹,一日千里,也難以抵達故鄉深處。

        窗外的迎春花,被霓虹燈照亮,靜默如雪。

        在此之外,夜色漆黑而沉默,如一條河流,在時光里逆行。

        我們的腳印,深淺不一,像故鄉一聲聲嘆息,淹沒遍地的創傷。

 

        當黎明抵達后,我們一遍遍擦拭錯亂的日子,歸位秩序。

        當破土而出的青稞覆蓋荒蕪的土地,我們又一次窺見輕浮的云層,緩慢越過。

        那一刻,我寬恕了自己,也寬恕了蟻群般紊亂的抒寫。


原刊于《散文詩》(青年版)2020年第8期


花盛202012.jpg

        花盛,藏族,甘肅臨潭人。甘肅作協會員。作品散見《詩刊》《民族文學》《青年文學》《星星》《詩選刊》《青年作家》《飛天》《美文》等刊。出版詩集《低處的春天》《那些云朵》《轉身》《黨家磨3號》,散文詩集《緩慢老去的冬天》,散文集《黨家磨》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