強巴


哈達可以掩蓋

白白的愛嗎

我們盤腿坐下商議

該在哪條夜路度過愛


珠巴洛河邊的紅寶石

在洪水前100年對你鐘情

如果你愿意

留下扳指

我的愛無垠

我用整整一百個年頭

來凝視你

一根頭發一百年



納絲


火塘里燃燒的愛情

在我身后

沉靜的永恒

正匆匆逼近 

 紅紅的火炭

不要燃得那么快 


阿哥

飛揚的情歌

沒有我的歌聲

只剩下塵土

欲望燒成灰燼

牧場是個美好幽靜的地方

把溫存寄存


一對對相愛的鷹

在狂歡的瞬間

吞下全部歲月

也不讓時光來慢慢消磨青春

飛越天際

阿媽在前方

點著一盞酥油燈



越過青稞地


一群飛禽走獸

遠方在血液中狂想

夜里的阿哥

是你把我裹在藏袍里的嗎

阿哥

請松手

綠松石妙筆生花

在早晨和夜晚的眠處

給情歌譜曲

臉上擦的酥油

融化了時間

生命禁止

阿哥

閉上你的眼睛

嘴唇在閃爍

溫 達拉達拉



毒藥


思念是毒藥

侵略我的腦子

侵略我的血液

來吧

毒藥

我正等待毒性發作

秋天里的狼毒

是思念的兒子

高原染紅

腳下

一顆石子

在打探

阿哥何時歸

毒藥

融入每一個細胞

藍藍的天

紅紅的我

指尖一抖

抖出一地星辰

眼睛一眨

眨出一地牛羊



銀手鐲


一枚銅錢

兩個銀幣

一只羊

兩只羊

阿媽給我打制銀手鐲

阿爸給我做羊皮襖

梅朵的歲月

青春所剩不多

用牙咬住青春的尾巴

不讓她走

一本詩集一本經書

凋零的格桑花

紀念一個黃昏



牦牛


不可遺忘的牦牛

白白的黎明

青稞酒碗

酥油茶碗

糌粑盒

情郎腰間的刀

宰割著遺忘

綠度母永遠不會知道

我還在此地等你



布母


爆竹聲開啟

鳳鳴過的小院

布母的耳朵順從的聽

經常潛心翻閱的生死之書

生與死

無需矚目觀賞

阿爸的鄉音

熟悉的氣息

特定的言辭

無需杜撰

人性的弱點

一清二白

不指望接納

只求存在

夢到阿爸的夜晚

高過頭的青稞

向我稱臣

賜福

扎西德勒



鍋莊


阿加跳鍋莊

卓令里的每句歌詞

圍成一個圓形圈

18個人

每個人一根哈達

18條哈達

血液里的青稞酒

滴出108滴酒

全部燒給冬天

手心里的阿哥

變成8個情郎

送給珠母

請她洗凈骨頭做母親


右腳下的鍋莊步

踩出一個窩

留給我今世的情郎

不讓你離開

單增曲措.png

        單增曲措,女,藏族,云南省迪慶人。中國作家協會會員,中國詩歌學會會員,中國少數民族作家學會會員。在《人民文學》《詩刊》《民族文學》《財政文學》《中國民族》《詩歌月刊》《西藏文學》《邊疆文學》等報刊發表有大量詩歌、小說、歌詞、散文作品。出版詩集《香格里拉一個雪域女子的詩意表達》《雪》《珠巴洛》《格恰》等,獲甘嫫阿妞女性文學大賽二等獎等多個獎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