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條狗是什么

 

不要說六條狗

就是八百匹狼

也沒有興趣咬斷

枯朽的參天大樹

 

請放掉它們吧

這些朋友只是高興

看護家園和牲畜

從來沒有在背后說過鬼話



寒假期間


            1

“你只會吃飯和玩耍,

就是不專心學習。”

——爸爸板著面孔厲色罵道。

 

我的鼻孔和喉嚨,

好像被他堵住了一樣,

所有的傷心,

互相推搡著擠出眼眶。


            2

擦掉臉上的淚,

拿起課本反復誦讀,

哈哈!我竟然背會了,

《薩迦格言》好幾段詩句。

 

“你前幾天沒有進步,

可能因為腦袋裝滿了水。”

——媽媽露出笑容輕柔地說。



村里的樹

 

真是太奇怪

一到冬季

河流穿上很厚的冰

山岡披著潔白的雪

而樹木卻脫去了綠裝

好像,它們

是夏天的親戚似的

我看著看著

手和腳快凍僵了

那些牛羊和麻雀

為什么新年也不換衣裳呢



秋天的故事

 

去商場給孩子買一把

精致的玩具手槍

然后,就到銀行取錢

還沒有掏出存折

玻璃墻內的女子

眼睛像霧,她恭敬地

從玻璃墻的小窗口

推出一沓百元鈔票

我在半路捏自己的大腿

心里感到不安和興奮

房產公司售房部經理說:

大哥,您太有個性了

這些錢一張都不是真幣



妻問

 

早晨的很多陽光,

緊貼著屋外東墻。

她喝著奶茶問道:

如果有兩個妻子,

你會高興嗎?

我只是笑了一下。

聽到這話你很開心啊!她說。

難道還要哭嗎?我反問。

哭了,就說明你非常激動。她回答。


  

興海


更大的草原

走向身后

清風吹過谷底

一匹馬想念同伴

 

更高的山峰

還在遠處

河邊開滿雪花

一棵樹握著葉片

 

更好的陽光

照進故事

心靈到處尋找

一張臉不在眼前



是或不是


月亮頭也不回就離去

因為,在世界的另一條河邊

孩子快要出生了

而母親還沒有懷孕

小妹在蹣跚學步

大哥才開始吃奶呢


月亮它遲早要回來的

因為,我看到的天空下面

歌聲無力喚醒愛情

每一條路都通往良心

謊言餓死在了耳畔

每一座山都擋住邪惡



行走在結古鎮


倘若,山頂那片云朵

是一座阻礙前行的橋梁

我從此不再

欣賞有歷史的風景

假使,眼前這個路標

是一個背離傳統的笑聲

我希望大雪

覆蓋住遠近的方向



又一個早晨


窗簾拉得那么嚴實

清晨嘈雜的聲音

還是擠進了屋內

我只好起床

讓自己徹底告別昨晚

洗漱的時候,對鏡子里的自己說:

所有人類

不論男女老少

都像地球的雪域高原

每年有四種變化該多好啊——

在春天,顏面是稚嫩的

在盛夏,全身活力無限

在秋季,性情成熟穩重

在冬日,皺紋陪著白發

然后,新的一年又公平地開始......



思念


思念誰的時候

那個人在思念我嗎

每當見到一片樹林

便無法忘記布谷鳥

思念誰的時候

那個人在思念什么

只要思念還在

我就應該認真地思念

相信——河水流得再急

也會留戀岸邊的花草

思念誰的時候

那個人最好知道

就算從未發覺

我也要堅持思念

讓自己分不清冬夏

否則,等到有一天

我的河水枯竭,岸邊的花草衰敗

恐怕不會再有誰思念那個人


久美多杰202012.jpg

        久美多杰,藏族,青海省海南藏族自治州貴德縣人,現供職于青海省《格薩爾》史詩研究所。中國作家協會會員、青海省作家協會副秘書長、青海民族文學翻譯協會副會長。出版有藏漢雙語散文集、詩集和文學翻譯集及《格薩爾》簡明讀本編譯本等十余部。先后獲青海第六屆“章恰爾”文學獎、青海首屆藏語文學“野牦牛獎”、甘肅第四屆“達賽爾”文學獎、第七屆青海省文學藝術獎和天津第二十四屆孫犁散文獎、第三屆全國“剛堅杯”藏文文學獎、第十一屆全國少數民族文學創作“駿馬獎”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