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圖片_20201228152000.jpg


阿垅:螞蟻搬家

 

生活的雷同,切膚的感觸

時常來自于渺小的事物。

比如這次遠雷還在天邊,樹欲靜而風不止。

 

逃亡,也是躲避。

對我們,一場暴雨微不足道。

對螞蟻,滅頂之災懸空即落。

 

不是因為長得漆黑

才把它們看成了細碎的鐵渣。

這次其間的含義,我分明是聞到了鐵的味道。

淬鐵的味道。

 

背負糧倉,沒有什么可以阻擋。

就是翻過同伴橫陳的尸首

也不因懼怕而停止不前,后來者繼上。

 

雨點砸落,掀起灰塵。

雨點砸落,它們已經燒紅了小小的心臟

備好了夜行的燈籠,逼視著死亡生銹。

 

原刊于《星星·原創詩歌》2020年6期

 


阿信:大雪

 

看見紅衣僧在凹凸不平的地球表面

裹雪獨行,我內心的大雪,也落下來。

希望這場大雪,埋住廟宇,埋住道路,埋住四野,

埋住一頭獅子,和它桀驁、高冷的心。

 

原刊于《草堂》2020年第8期

 


剛杰·索木東:立秋

 

雨一直下著。那么多的房屋

浸泡在水中,那么多的人

浸泡在,混沌和無明里

 

醫院近旁,已經有好幾片葉子

開始變黃了。我知道嚴冬尚遠

可分明,已能感覺到

徹骨的寒意

 

通向四方的門依舊敞開著

通往四方的路上,有人掌燈而行

而我只能,關閉一扇又一扇窗戶

以獲得片刻安寧

 

“斗指申。涼風至,白露生,寒蟬鳴。”

——居然如此陌生于故鄉的點滴

三十年后,終于把自己

連根拔起

 

原刊于《邊疆文學》2020年第11期

 


葛峽峰:晚安,大海

 

呼吸著海風吹來一絲絲咸

夕陽安睡,萬物靜謐。

岳海西路,椰子樹上流淌著甜蜜。

 

海上小島上的燈亮著

戍邊的人,凝望的眼睛如恒星

照耀遠方,橘色的燈光

在祖國的眼里,是一生守護的溫暖。

 

海風吹著波濤,礁石,像一個堅毅的戰士

一遍遍梳理心靈的皺紋

像一只豹子獨舔著流血的傷口

 

原刊于《飛天》2020年第9期

 


海日卓瑪:等風來

 

等你在黃昏

沒有歸期,也沒有信使

只是暮色淹沒了孤城

來不及道別

來不及梳理城南舊事

只知道歲月的河流安靜如初

雜草和腐爛已遮蓋了陽光下的小路

路邊的巨石舉目無親

任憑時間的沉淀和慘烈

穿越黑暗的盡頭

漸行漸遠的等待

在一場大雪中持續的增長

窗外的雨聲時不時的敲打著

劫后余生的黎明

 

原刊于《貢嘎山》2020年第5期

 


黑小白:背景

 

天空像憂傷的眸子

積雪比云朵還要潔白

 

在高原,湛藍和潔白是它宏大的背景

襯托著群山,河流,鷹隼,牛羊

和滿山遍野的格桑花,馬蘭花

在同樣遼闊的大地上,眾多生命

用澎湃的聲音和絢麗的色彩撫慰我們活著的艱辛

 

這個冬天,還有更多的藍色和白色

口罩,防護服,隔離衣,白大褂

在醫院,在疫情防控檢查點,在每個逆行者的身上

那些經過了生和死的藍,不再憂傷

那些白,在塵世的落寞中更像新雪的顏色

在寒冷的冬天,唯有雪讓人踏實

它滋潤生命,讓大地重煥生機

 

此刻,群山上的雪落在漸行漸遠的夕陽里

仿佛遠赴武漢的白衣天使

負重前行,為我們尋找另一片明亮的晨曦

 

原刊于《延河》下半月刊2020年第4期



花盛:青稞

 

像頂住高原的嚴寒,一次次

頂住我們渺小的夢想和越來越少的日子


那些細小的刺,從柔軟到堅硬

最終護住了一顆顆泥土般樸實的心


那些被風雨雪霜愛撫過的,被萬物擦拭過的

在時光里,在酒中,鋒芒畢露

 

原刊于《陽光》2020年第12期



李志勇:冬天

 

曠野上那些石頭被消耗著

那些山,也被消耗著

而一切都還沒有什么變化

一些雪覆蓋著山脈主峰

作為一種標志

最終消失在了遠處

幾只鷹在高空慢慢飛旋

它們的重量肯定還在被什么承受著

而不會憑空消失

我們也被消耗著

比那些鷹們消耗得可能還要快些

周圍,只曠野上的空氣得到了

補充,不再稀薄,而很明亮

因為我們的呼吸

空氣里的一點暖意,也得到了補充

 

原刊于《揚子江》2020年第5期

 


牧風:秋田歌

 

一輪收獲的滿月懸掛在秋天屋檐下

在蒼茫的歲月里苦戀的晶瑩之珠

是這個秋季最輝煌的碩果

秋歌潛伏在月光的心臟

在亮麗的收割聲中咯咯作響

秋風的盡頭,銀霜載著秋天

最后的童話,站在荒蕪的塬上

 

當莊稼的眸子淚光盈盈

火鐮躺在谷倉里訴說屠殺的囈語

鄉村是停泊在記憶里的一只船

秋歌喧響的時刻

農人的思緒如蝶盛開

整個秋季都翱翔在村莊的天空

還有誰會鐘情于往日的憂傷

 

原刊于《西藏文學》2020年第5期

 


沙冒智化:石頭文

 

你可以輕輕觸摸一下

請不要用腳踩

它的身體不屬于你

因為它的體內流著太陽的烈火

怕燙傷你的心臟

它的嘴里含著月亮的寂寞

怕你無法接受孤獨

它的心里除了仇恨

還有善良的引子

 

它是寂寞的身體

它是孤傲的圖騰

它是一朵花的圍欄、一座石碑

一條邊界線的物證

它從遇見人們,生了火焰

就有了神話的背景——

 

一座石頭的宮殿里

人們找到了一雙眼睛

 

它是一尊佛像的母親

只要你用心

石頭里會生出一尊佛

 

你把它拿在手里

輸入你的愛

它會遞給你一個家

 

原刊于《人民文學》2020年第5期

 


斯琴卓瑪:涼亭

 

只要有秋風微微吹過

就會帶來玫瑰花香 吹來玉米成熟的顏色

就會吹佛我及腰長發

 

坐在懷舊色木凳上

再怎么仔細  也聽不到白龍江滔滔

我知道它在目光所及處流淌就好

 

洛大這地方  有很多槐樹葳蕤著

深秋了  也看不見落葉

偶爾掉落一片

我把它夾在書中間

就如隱藏了一個多年的秘密

 

日近黃昏  這里的夕陽落得更慢一點

足夠一個故事開始生長

 

原刊于《貢嘎山》2020年第5期

 

   

王小忠:采日瑪

 

一條河將我帶到采日瑪

夕陽下除了飄蕩的經幡,我不知道

柏枝清香包裹著的小小村寨

還有什么秘密

 

落日同樣給采日瑪披上光輝的外衣

而千里之外因為落日而引發的戰爭

并沒有停息

 

唯有山坡上那座寺院是寧靜的

它在山坡上靜靜注視著塵世的美好

和廣闊

 

原刊于《星星·詩歌原創》2020年第3期

 

   

薛貞:和牛兒說話的母親

 

盛夏時節

母親去田間勞作

總不忘給家里的黃犍牛背回

滿滿一背簍冒著綠汁的青草

漫長的冬季,母親生怕牛兒餓著

牛槽里填滿了柔軟的青稞草

每年除夕夜

母親額外賞給牛兒一塊青稞面餅子

 

無論是在黃犍牛勞動的間隙

還是為它添加草料

母親總輕輕撫摸著牛兒的額頭或脊背

柔聲細語地和它說話

仿佛牛兒是她的孩子

或是我們的父親

 

原刊于《綠風》2020年第6期

 

   

扎西才讓:達媧央宗從飛機上俯視桑多草原

 

廣袤的草原縮小為一方碧綠的地毯,

低緩的山脈,如交頸的游龍一般。

那白色的黑色的斑點,已不是她記憶中

牛羊的樣子,是螞蟻在搬運它們的卵。

 

桑多河,真的是一條白練,在綠色里

隱身,又陡現。她覺得:千百年來

這小小的世界一片靜好,這天然牧歌

還能在今后的世紀里,輕飏又回旋。

 

但也深知:這世界,早已悄然改變,

在這桑多河源頭,定會誕生新的文明

——公路、車站、超市、學校、醫院,

古老的土地上,將是重金打造的家園。

 

原刊于《詩刊》上半月刊2020年第1期